【人物】小葫芦“烙”出大天地
王梦露 盈禾体育 2020-09-14 12:18:42

人物简介:

赫荣彬,1967年生于丹东,自小跟随家人学习书法、绘画,上世纪90年代开始独立从事葫芦烙画创作。2019年被确定为市级非物质遗产项目“葫芦烙画技艺”传承人。

项目释义:

葫芦烙画又称烫画、火笔画,即用电烙笔在葫芦上烫出烙痕作画,与葫芦融为一体。葫芦烙画不仅有中国画的勾、勒、点、染、擦、白描等手法,还具有较强的立体感。

从“工科生”到“烙画”人

记者找到赫荣彬位于安东老街二楼的摊位时,她正全神贯注地握着电烙笔创作。

“自打从一楼搬上来,清静了不少,这才有心思创作。”在她看来,葫芦烙画不是一门可以断断续续、有空再做的技艺,环境嘈杂会影响自己的创作。

烙画前,先要精心用铅笔将图案绘制到葫芦表面,再用连接着变温器的电烙笔烙烫需要“填色”的区域,使其呈现出不同程度的焦黑、焦黄色,下手稍不留神,作品即失败。

赫荣彬祖籍山东,自太姥爷一辈便以桃核雕刻和葫芦烙画为生,走街串巷挑担售卖。赫荣彬的姥姥、母亲和舅舅等都热衷此技,其父亲则喜爱书法和绘画。浓厚的艺术氛围影响着她,每次看到家人烙画或雕刻桃核,都会凑上去看看门道。

考入中专的赫荣彬,并没有走上艺术道路,而是学起了她同样喜爱的工科——绘制机械图纸。参加工作后,她才经常利用业余时间勤加练习葫芦烙画。

直到上世纪90年代末,下岗待业的赫荣彬正式投入到烙画的创作中。

丹东大街小巷都留下了赫荣彬摆摊销售葫芦烙画的身影,男女老幼无不被葫芦上的山水、花鸟等图案所吸引。

小葫芦也有“大学问”

赫荣彬说,别看烙画工具简单,在葫芦上作画也很常见,但制作葫芦烙画,可有不少讲究和学问。

首先是选葫芦,不是所有的葫芦都能用。制作烙画的葫芦,表面必须平整光滑,上下“肚”要求圆鼓饱满,形状过于歪扭不宜采用;未完熟的葫芦也无法使用,会影响到葫芦表皮的软硬度。

其次是画草图,和平面不同,在葫芦肚这样的球面上,烙画图案比例掌握十分关键。“在纸面上画正圆形,它就是圆。而要想在葫芦表面呈现正圆形,实际画上去的却是扁圆。”

20多年来,赫荣彬烙坏的葫芦不计其数,而起初遇到的最大困难就是掌握绘图比例。此时,曾经画过多年机械图纸的本领派上了用场。

最后则是烙烫手法,不同温度和力度,烙出的效果截然不同。烙画之所以能够呈现出深浅不一的图案和颜色,力度和温度是关键,而葫芦表皮虽有一定厚度,但如果一味加重颜色,往往会烙煳冒烟,表皮焦黑,类似表现雄鹰翅膀、金鱼鱼鳞这样有层次感的图案,需要反复在同一位置,以不同温度烙烫两三遍以上,方能达到最佳效果。

有创新才有好作品

2015年以来,在和其他非遗项目传承人、同行、熟客交流的过程中,赫荣彬学到了不少知识,她也渐渐明白,要想传承好葫芦烙画这门技艺,必须对创作技法加以合理改进,让古老技艺焕发生命力。

4年前,几位熟客和赫荣彬聊天,提到他们在手里把玩葫芦,时间久了,葫芦表面变深,烙画颜色模糊不清,觉得挺遗憾。

为此,赫荣彬开始尝试将雕刻与烙画技艺结合起来,先以雕刻机将图案线条刻入表皮,再于其中填充烙画,将图案“围”起来,并且将原本烙烫的颜色加深。自此,无论是作摆件,还是盘玩,都不影响观感,保存起来也更长久。

另一创新来自于对葫芦形态的“大改造”。有的葫芦下肚过大,上肚过小,比例不协调,她便把上肚截掉,只留下肚做成茶壶模样,另取上肚做成壶盖,扣在上面,或者做成小坛子小罐子,表面烙制图案。没有上肚的,做成形态各异的摆件。

此外,也有不少顾客喜爱色彩斑斓的图案,赫荣彬又尝试在烙画表面上色,创作了一批彩色葫芦烙画作品。

传承期待后来人

葫芦烙画和许多非遗技艺一样,需要大量时间、精力以及一定程度的书法绘画基础,因此她和众多传承人一样,也在焦虑后继无人的问题。

“葫芦烙画历史悠久,其谐音‘福禄’寓意吉祥,因此多少年来能得到众人的喜爱。”赫荣彬感叹,葫芦烙画作为一门数代传下来的技艺,是中国传统艺术的瑰宝,能够发展到现在来之不易,如果这门技艺得不到好的保护,很可能再次面临断层甚至失传的危险。

为此,每有亲朋好友或顾客与其交流体会时,赫荣彬都分外珍惜这些机会,希望能将自己的手艺和非遗技艺背后的故事讲给更多人。目前,自小习画的女儿在她教导下学习草图绘制。赫荣彬说,自己十分期待,女儿将来能够有志于葫芦烙画技艺的传承。

编辑: 刘思玘

相关新闻阅读